第1126章 血仇
书名:灵域 作者:逆苍天 本章字数:3434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8 19:27:25

魂兽头顶,星门之下,秦烈当空凌立。

以柯蒂斯为首的修罗族魂奴,以滕远、尼维特为头的泊罗界各族强者,由苗风天御动的深渊恶魔尸妖,一字排开来,都在魂兽后方。

从这些强大生灵身上形成的威慑,犹如看不见的凶煞气柱,上接天穹,下达九幽。

秦烈冷漠的眼神,从缪怡姿的身上,游弋到君天耀和柳贤哲的脸上,突然咧嘴森然一笑。

摇了摇头,他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各位好像很意外?”

缪怡姿远远看向他,眸中绽现出忌恨,和不加掩饰的鄙夷目光,冷着脸没有插话。

君天耀和柳贤哲则是神情沉重。

他们从六大势力那儿,多多少少获知了一些关于现今秦烈的消息,知道时隔三百年后,重获新生的秦烈已不再是当年的庸庸碌碌之辈。

六大势力甚至以“小心提防”四个字来警示他们。

然而,不论是君天耀,还是柳贤哲,都对三百年前的那个秦烈有所了解。

他们不相信那个被当成中央世界“最大笑话”的家伙,能够在三百年以后,当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他们更加没有料到秦烈竟敢踏进太阳宫!

太阳宫,也在灵域中央世界范围内!

在秦家都潜藏浩瀚星空深处,没有敢和六大势力正面冲突的时刻,秦烈的到来显得太过于反常。

尤其是,秦烈竟然还集结了一股极为可观的力量!

“你们不是想要找秦家的下落吗?”秦烈嘴角一扬,笑容愈发灿烂,“我现在已经来了,你们难道不干点什么?”

君天耀没有立即接话,而是在心中估量着双方的力量差距,他朝着秦烈身下那一名名强大生灵仔细感知一番,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他和柳贤哲集结的力量根本不是对手。

他从来都不是鲁莽的人。

一确定以他和柳贤哲目前的力量,绝非秦烈之敌以后,他马上就准备暗通九重天的裴天崇。

他和裴天崇同为虚空境后期,一直来往密切,他欲图让裴天崇请动九重天的那些域始境老怪出来,将所有跟随秦烈前来太阳宫的异域邪族斩灭。

君天耀的食指上,那枚红宝石戒指,倏然闪耀出酒红色光晕。

一个蛇形传讯印记,从戒面内闪现出来,如有蛇魂在其中尖啸。

“嗤!”

突然,一缕暗红色烟雾,从他戒面上升腾出来。

暗红烟雾中,那蛇形印记,顷刻间化为灰烬。

君天耀看着爆碎的戒面,扭头望了一眼缪怡姿,脸色愈发阴沉。

一袭白衣的缪怡姿,端坐在六层魂坛之上,如清冷的月宫谛仙。

面对君天耀的目光,她显得悠然自若,左手五指指尖,一束束空间锋芒吞吐如灵蛇。

她臀下的六层魂坛,内部突显密密麻麻的空间秘纹,那些空间秘纹如疯长的蔓藤,填满了魂坛内部空间。

对她空间秘术所知甚详的君天耀,从她魂坛内部变化,就已经知道在“太阳圣辉”被撕裂以后,她那诡异莫测的空间秘术,已随着空间秘纹的蔓延,延伸渗透到真实空间。

他戒面上的蛇形传讯印记,也是因为空间秘术的渗透,突然爆灭。

“贱人……”

君天耀动了动嘴唇,心中暗骂,口中却没有发出明确声音。

然而,缪怡姿却似有所察觉。

她脸色一冷,左手的五指,随手按在臀下的六层魂坛。

五指光芒暴涌而出。

六层魂坛内,密密麻麻的空间秘纹,如涌动的潮水,层叠荡漾着,形成令人目眩的网状光幕。

以缪怡姿为中心,空间如水波摇曳动荡,一条条裂开的空间缝隙,如张开口的妖魔,朝着君天耀和柳贤哲尖啸掠去。

星门之下,秦烈嘿笑着,道:“我其实并不怕你传讯九重天。”

君天耀一惊。

“域始境的老怪,常年处于闭关苦修状态,不是收到讯息就能立即参战的。”秦烈笑容不减,又道:“而我们,在域始境老怪到来之前,应该已结束战斗从容离开了。”

他垂下头,看向滕远等人,道:“这数千年来,泊罗界始终被太阴殿和太阳宫压迫,你们只能忍气吞声,被迫以不平等的方式,将泊罗界海量珍贵灵材,极其廉价的出售。”

“即便如此,太阳宫和太阴殿依然不曾满足,一心要扫清泊罗界所有异族生灵。”

“我在想,你们和太阳宫、太阴殿的仇怨,是不是应该在今日了结了?”

滕远众人很肃然地重重点头。

“是该了断了。”尼维特尖啸起来。

银灿灿光幕,从他躯体上眩目凝炼,他以人形膨胀,蜕变为银线天蛇。

滕远众人也纷纷咆哮着,接连将本体真身显露,以一头头巨兽翱翔在太阳宫上空。

“动手吧。”秦烈以灵魂下达命令。

柯蒂斯等众多魂奴,苗风天御动的尸妖,顷刻间厉啸而出。

“轰!”

这股毁天灭地的气势,倏一汹涌喷发,令此地尚未完全崩溃的太阳宫宫殿,彻底的爆炸开来。

不久前,泊罗界的各大种族,还对太阳宫、太阴殿的到来恐惧异常。

他们生恐太阳宫和太阴殿在泊罗界建立起域界之门。

一旦域界之门成功建立,太阳宫和太阴殿的强者,就会汹涌而来。

甚至于,就连六大势力都会派出高手,直接干预泊罗界的血腥战斗。

那时,泊罗界的各族内部还存在着隔阂,还没有能团结一心。

滕远等人没有一点信心能挡住太阳宫和太阴殿的屠戮清洗。

这种恐惧和不安,随着缪怡姿的返回,随着卓韦丹等人的死亡,旋即消失。

另一边,在秦烈开放了深渊以后,泊罗界的各族巅峰强者,都集合起来征战于深渊。

见识到深渊恶魔的恐怖力量以后,他们对太阴殿和太阳宫的恐惧,已变得越来越淡。

对他们而言,深渊的存在,也让他们有了一条后路。

即便是将来泊罗界当真沦陷,他们也能通过秦烈开放的域界之门,进入深渊避难。

这让他们没了后顾之忧。

滕远等人,更是通过强大的深渊领主,看到了血脉蜕变到十阶的希望和可能。

他们私下都认为,只要跟随着秦烈的步伐,继续在深渊血战,要不了多久,在他们当中就会诞生十阶血脉者!

十阶血脉者,实力和人族域始境相当,只要他们之中存在一到两个十阶血脉者,他们就再也不惧灵域的人族。

因为心态发生了变化,他们才敢于响应秦烈的号召,敢于深入腹地,直接杀入太阳宫。

“嚎!”

魂兽分身,仰天厉啸,那柄巨大的白骨镰刀,陡然浮上天空。

由深渊领主骨翼精心淬炼的这柄凶器,一飞上天空,就透出遮掩天地的浓稠深渊魔气。

红彤彤的天空,在浓稠深渊魔气涌现以后,仿佛由白天瞬入黑夜。

幽暗的天空下,魂兽没有一丝人类感情的冷漠眼瞳,落在太阴殿殿主柳贤哲的身上。

柳贤哲心神一惊,那座由月之晶核为主体淬炼的六层魂坛,猛地剧烈抖动起来。

就在此时,秦烈身后的星门,又是光影飞掠而来。

一名眉心有着月核的苍老幽月族族人,衣抉飘飘,随风而动。

“幽甫!”

只是看了一眼,柳贤哲就失声尖叫,旋即怒气上涌,喝道:“你幽月族竟敢勾结秦家与我为敌?!”

身为幽月族在泊罗界的主事者,幽甫以前和柳贤哲来往很频繁,很多太阴殿的武者,都是通过泊罗界的幽月族女子,令下一代拥有幽月族血脉。

修炼太阴殿秘术,又身怀幽月族血脉的武者,如今已成为太阴殿的战斗主力。

幽月族,以前在泊罗界实力很弱,就是因为和太阴殿混血,才渐渐强大起来。

柳贤哲一直都觉得他是幽月族的大恩人。

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,倚重太阴殿才从泊罗界崛起的幽月族,竟然也参与了此时事

幽甫的出现,对他而言,犹如一记重锤。

柳贤哲忽然觉得胸闷的难受。

“幽月族和你们太阴殿,从来都不是平等的血亲,一直都是你们太阴殿的武者,来我们幽月族挑选年轻貌美的族人来窃取血脉。”幽甫神情淡漠,平静地说道:“对你们来说,我们幽月族只是一个借种的工具而已。从始至终,你们都没有给予我们幽月族应有的尊重,你们视我们为奴仆。我族那些被你们选中的少女,在太阴殿过着什么样的日子,我又不是全然不知?”

话到这儿,幽甫的眼中,有着明显的痛心疾首。

每隔一段时间,太阴殿那些年青的战士,都会前来幽月族挑选貌美的少女。

那些少女,在太阴殿为他们孕育了后代以后,下场往往很可悲。

她们中的绝大多数,一旦生育了后代,很快就会被遗弃。

太阴殿的武者,从没有将那些为他们生育后代的女子,真正当成妻子来看待。

他们只当那些幽月族的美丽女子为玩偶。

“你们太阴殿的确让我们幽月族,在泊罗界很好的生存下来,可我们付出的代价,却惨痛的令我每每回想起来都想要放声痛哭!”幽甫老泪横秋道。

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